栏目导航

香港开码结果

石油巨头壳牌加速向新能源进军,未来能源局势

更新时间: 2019-02-23

2016年,壳牌成破了全资子公司壳牌新能源。2017年10月,壳牌新能源收购欧洲最大的电动车充电公司之一NewMotion,成为石油巨头中正式迈入EV充电市场“吃螃蟹”的第一家。

壳牌甚至打算将高管薪酬与净碳脚印挂钩。

目前,壳牌每年在可再生能源跟其余形式的清洁能源上的年均投资额达10到20亿美元。

在对机构投资者进行的一项考核中,牛津能源研究所发现,由于投资者对能源转型的危险进行了定价,传统能源名目所需的最低回报率(Hurdle rate)与历史比较已经大幅回升,明显高于新能源和清洁能源名目。

去年十二月,壳牌宣布,它的目标是到2035年将其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20%左右,到2050年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50%左右。同时,将“在能源转型与长期薪酬之间建立联系”。壳牌称,打算将销售能源产品净碳足迹的目标与高管薪酬挂钩。

彭博专栏作家Liam Denning指出,在这种情况下,投资调换能源在某种程度上是公平的。

作为排名仅次于埃克森美孚的寰球第二大上市石油公司,壳牌在新能源范围的进展已经将很多传统石油公司甩在了身后。

从那之后,壳牌新能源已经收购了Greenlots、First Utility和Sonnen(待监管批准),并投资了SunFunder、Husk、SteamaCo、SolarNow、Ample、AutoGrid跟Axiom Exergy等多家新能源及电力相关企业。

在1月31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,壳牌首席实行官Ben Van Beurden称,对巴黎景象协定的成功很有信心,因为这一协议背地有巨大的社会推能源,并盘算让壳牌从中充分受益。

随着科技巨头、汽车制造商等企业的入局,新能源的赛道已经相当拥挤。但Breakingviews指出,石油巨头面临的商业模式挑战象征着,这是一场他们输不起的竞赛。

不过,也有分析以为壳牌对新能源的态度称不上认真。据Axios,批评人士称,与壳牌去年210亿美元的利润比拟,目前对新能源的投资只是桑田一粟。

除了新能源之外,壳牌还在加大对天然气等干净能源的押注,旨在分散危险、从多个层面获得利润。

石油巨头持续投资新能源的另一面,是投资者对传统石油项目的回报率恳求明显回升。

在去年的 “能源达沃斯”——剑桥能源周上,Ben van Beurden表示,在石油和天然气产品组合中,壳牌可能将自然气产量占比从50%增加到75%。

在大多数拳击赛中,获胜的往往是那些更想出拳的拳击手,而不是最强壮的拳手。壳牌对Sonnen的收购,可能也属于这一范畴。

路透旗下Breakingviews评论认为,在原油须要达到峰值的时代,石油巨头不顾所有地避免破产,这或者会让它们在新能源这个所有人都渴望进入的行业中占据先机: